恐艾干預中心>> 恐艾干預>> 干預筆記>>比起十五分鐘擺脫恐艾癥 真正脫恐需要的是什么

比起十五分鐘擺脫恐艾癥 真正脫恐需要的是什么

作者:羅老師     來源:成都市恐艾干預中心    發布時間:2019年06月16日    點擊數:

十五分鐘擺脫恐艾,對于久久陷于艾滋病恐懼癥受痛苦折磨的恐艾恐友來說,無異是一句非常鼓舞人心的話語。這句話目前已經被廣泛的使用在了艾滋病試紙的宣傳之中,言下之意就是只要你使用了艾滋病試紙進行檢測,就可以在十五分鐘擺脫艾滋病恐懼。

然而事實是怎么樣的呢,在成都市恐艾干預中心所接待的恐友中,大約有80%是已經達到窗口期的檢測標準,即高危后四到六周已經進行了檢測,這其中又有99%的人都選擇過網購艾滋病試紙進行檢測,不過令人可惜的是,通過SCL90及中心的艾滋病恐懼癥心理評估量表進行測定,絕大部分接受測試者依舊對艾滋病和相關信息呈現出回避和恐懼的態度,甚至隨著離恐艾的時間越來越長,恐懼程度不斷加重,并且出現了一些恐懼轉移,恐懼泛化以及社會功能喪失,自制力不斷下降的狀態。這說明,如果在還沒有形成恐艾癥以前,通過一定的艾滋病檢測獲得相對安全信號是可以在短時間內控制恐懼對心理的刺激影響,但是如果是長期游離于艾滋病信息漫天飛舞的網絡之中,艾滋病檢測所形成的安全信號產生的能效是極其有限的。這也是為什么現在艾滋病試紙每年可以賣出幾億條,可為什么艾滋病恐懼癥患者卻越來越多的原因呢。

心病還須心藥醫,解鈴終歸是需要靠系鈴人。比起十五分鐘就能擺脫恐艾,真正脫恐到底是需要什么呢。

(圖片:成都市恐艾干預中心開展專業師資培訓時的瞬間)

?

首先,艾滋病恐懼癥患者需要的是信任關系,一切沒有信任和了解這個基礎,去談論如何恐懼干預,去談論脫恐那是沒有任何意義和效果可言的。這也是很多艾滋病恐懼癥患者將自己脫恐全部托付給了網絡,卻并沒有得到預期目標效果,從而變得更加抑郁的原因,畢竟網絡上很多言論都是建立在鍵盤之上,真實身份都是被刻意隱藏。而恰好這一點又是恐艾癥恐友們需要脫恐的重點。記得曾經接待過一個偏向于強迫的恐友,在好大夫熱線上去咨詢了醫生,盡快醫生有名有姓,給予了其專業的回答。其并沒有得到滿足和解脫,對應的就是自己的恐艾痛苦依舊在持續,其下的定義就是懷疑她所找的好大夫上的醫生并不是醫生本人,甚至覺得可能是網站方找的托。對于有名有姓的醫生,恐艾癥患者都會有這樣類似的假設想法,何況對于一名自己完全不了解,沒有姓名,只有網名代號的網絡角色呢。就像成都市恐艾干預中心的陳曉宇醫生,是一名不折不扣的網紅醫生,平時陳醫生熱衷于公益,經常將自己生活工作的照片放在微博里面,很多恐艾癥恐友都是默默關注了陳醫生很久,覺得有了一定信任度和了解程度,尋思再三后,才考慮愿意和陳醫生認真細致的就自己多年的老恐艾問題好好去聊聊,去解決自己的問題。

雖然大家都是表示非常信任每一位關心他們,并且熱忱幫助他們的醫生和志愿者,但是真的當強迫情緒和意識沖突產生的時候,這份并不牢固的網絡關系將不堪一擊。相反,當他們呈現出恐艾波動的時候,正是這樣一份熟悉和信任才是支持他們沖破自身矛盾的關鍵。根據中心的一份調查報告,對我們越了解越信任的咨詢者,其脫恐的有效性是越高的。這也是我們在進行恐艾干預之初,一再強調務必在官網首頁上的“中心簡介”和“什么是恐艾干預”里去了解機構的日常運作,我們才提供服務,必須對中心真正了解以后再前來咨詢問題和選擇一對一脫恐方法,那才是有效的。因為沒有信任和了解,恐友們對自己的行為都變得異常麻木,這也就不難解釋每天在網絡上重復問了幾百次同樣的問題,就算得到的是一個相對標準的答案,其實內心中也沒有自己所預想那般的放松和釋然。第二天,又接著反復再去問,同樣還是一樣的感覺,試問下咱們的恐友,這是一個真正從科學本質上去解決恐艾癥的方法嗎。根據成都市恐艾干預中心在完成國家艾滋病恐懼癥患者干預項目中的統計,在調查中50%的恐艾癥患者表示對中心有比較深入的了解,其對脫恐的信心和產生脫恐的心得都是明顯高于不了解中心的恐友的。另外在調查中能夠明確的發現,如果能夠實地見面進行溝通的話,這種信任度和了解程度還會進一步增強,這也是為什么說面詢恐友脫恐的速度和效果都是高于其他方式的呢。從另外一個程度也是證明了,眼睛所見到的實際體驗和產生的一種真實交往的信任感,遠非網絡所能比擬的。所以很多想把自己交付給網絡的恐艾朋友們真的可以認真思考一下通過網絡脫恐到底是否科學。

比起十五分鐘擺脫恐艾,真正脫恐除了需要信任和了解,還需要其他什么呢。還有一個就是持續的時間。為什么中心在設置和老師的溝通基本都是一個小時左右,甚至是更長的時間呢。這個設置要求取決于的就是心理學的操作行為相關的試驗了。記得以前有一句很出名的書,叫做《21天改變人的習慣》,這里所說的習慣,主要指的還是行為上某一個較為簡單的單一性習慣。而對于恐艾癥患者來說,因為長期浸泡于網絡中,受到網絡錯誤的艾滋病脫恐建議信息的影響,變得更為的矛盾,敏感和消極,這些信息在大腦里面沉淀,形成的是思維上的習慣,這就是我們恐艾常講的慣性思維體系。慣性思維可是比慣性行為更難以被矯正,這也是脫恐上的一個很大的難點。那么這慣性思維,這么強大的一個定式反應,能夠單憑幾句話做到改變嗎?顯然是不能的。所以很多時候,一大批有嚴重恐艾癥的恐友們反復去問艾滋病專業醫生,說自己有沒有可能感染,醫生以支持性的方式進行了回答“不能”。這句話也許會讓咨詢者快樂一陣子,但是這樣的支持性方式并不能從根本上去改變咨詢者的思維慣性,因為一句話能夠說出來,可能也就是幾秒的刺激時間。那么我們就必須將這個時間拉長到一個小時左右,甚至更長。要體現出恐艾干預的能效性,高持續性的刺激去矯正一些錯誤的思維體系是非常有必要的,特別是在花了大量時間了解這么一位恐艾咨詢者到底是因為什么原因恐艾,他是什么樣的一個性格后,再針對性的提供與之匹配的脫恐方法,那才能取得一定的效果。那么我們將每一次的干預時間設置為1個小時左右,并且在固定的時間保持這個頻率,再強化各種方法,這樣不斷的進行正向刺激強化,當思維慣性不斷的去沖突化以后,恐友們很多時候都驚訝的發現,自己原來恐懼的是那么的不合理,自己原來是那么的可笑。當自己都覺得自己去想很多問題變得毫無意義的時候,痛苦也許就成為了一種新生的動力,絕望也就轉化成了希望。很多恐艾癥患者其實也可以想想,隨意去網上問一句我有事嗎,或者打個電話熱線到全國的疾控,那么簡單的去詢問一下風險,要一個自己都知道的答案,真正對自己去脫恐的意義有多少呢,這個值得想徹底脫恐的恐友認真思考一下。相對于恐艾心理干預所需要花更多時間,更多的精力去用于脫恐幫助,這真不是單純靠一句“你沒事”,就給代替的了。

大部分時間陳老師和郭老師接聽來訪者的電話都會說,我是陳曉宇,我是郭海燕,這就是想表達出,我愿意誠心以我的真實身份來負責幫助您,我們將會在今后的一段時間進行共同工作。我們想通過對各位恐友的了解,給您們一個真實脫恐的計劃,讓您不再浮躁于網絡之中,真心沉下心來,享受這份得之不易的信任,讓內心安寧下來,去感受感知因為信任了解和正確的科學方法所帶來的脫恐吧。

比起十五分鐘擺脫恐艾這種令人神往的詞語,也許我們需要更多的堅強,需要更穩定的自我修養和底蘊。當我們在下次可能因為不小心修甲弄破了一點點皮,又或者是我們不小心因為一朵玫瑰花刺傷了我們的皮膚,又或者是到了適婚年紀需要去交往一個朋友,產生一種可能產生恐艾傾向的焦慮的時候,想起了醫生和老師們所陪伴的點點滴滴,您將很難以產生復恐的可能。因為那份真實的信任感,因為那份真正情感的交流溝通,因為那份有著足夠正向刺激的干預,都會讓那份曾經的艾滋病恐懼,不再那么輕易的可以打敗您。


江苏快三形态走势牛